港资开发商组团回来了,多家企业在内地投资明显提速-房地产-新鸿基-置地_网易订阅

港资开发商组团回来了,多家企业在内地投资明显提速|房地产|新鸿基|置地_网易订阅
内地的规模房企相继躺平之际,曾经步调较慢的老牌港资,正看准机会大力布局内地市场,逆势而动。今年以来已接连落子西安、深圳、上海的太古地产,在10月24日再度宣布了一项新投资,将与中免股份在海南三亚合作开发一个以零售为主导的度假型商业项目。这是太古地产于未来十年在包括中国内地在内的核心市场投资1000亿港元的项目之一。着力加码内地的,还有香港地产界“四大天王”之一的新世界发展。该公司第三代掌门人郑志刚近期也公开表示,现在是最好的投资内地的时期,未来12个月内将在内地多个城市投资共计100亿元。此外,香港置地、瑞安房地产、嘉里建设、恒基兆业、嘉华国际等港资,近来也在包括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武汉等一二线城市拿地扩张。值得一提的是,此番众多港资开发商加速回归内地市场,投资力度加大的同时,开发步伐也明显加快,改变了过去动辄数年、数十年的慢开发模式。业内普遍认为,谨慎的港资在过去错失了内地楼市快速发展的契机,但在当前的行业寒冬中,多元收入、稳健财务以及领先的开发运营实力,为港企的逆势加仓内地市场奠定了基石。港资开发商以真金白银投入内地市场的关键仍在于对内地的看好。郑志刚在对外披露投资计划时,更表示“(内地)房地产市场将在未来一两年内复苏得非常非常好”。恒隆地产董事长陈启宗也认为,未来的中国仍会像现在一样是最佳的投资地之一。投资步伐明显加快错失了内地房地产市场高速增长的黄金十年,以稳健保守著称的港资开发商,如今高调现身,动作频频,再度加码投资。在9月份的上海三批次集中供地中,进入上海市场已有30年历史的嘉华国际现身,拿下徐汇区一宗地块,总价约37.3亿元,是巨无霸综合体徐泾华之门的一部分。10月下旬,包括嘉华国际、新世界等在内的4家香港地产发展商与华润置地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增强各方在内地及香港相关业务的投资及影响力。事实上,新世界发展的布局动作则更早更频繁。2021年初,该公司将内地业务的总部迁至广州,并同步加快了在内地的投资步伐,且涉足的物业领域越发广泛。除了在大湾区、长三角拿下的多个开发项目之外,今年4月下旬,新世界超以19亿元的总价,从龙光交通集团收购了高速公路的管理及营运公司的部分股权;5月份,又斥资22.9亿元收购了位于成都、武汉两座城市的共6项物流资产。值得注意的是,港资开发商此轮加码内地的风格与之前有了些许不同,最明显的就是大踏步推进投资。太古地产在今年初披露了千亿投资计划,其中将有50%投放于内地的投资项目。3月份便在西安摘地,以打造第四座太古里项目,预计投资70亿;8月与深圳福田区签署合作协议,同月宣布旗下酒店项目将率先落地;9月下旬,该公司又携手陆家嘴集团,参与开发上海前滩的21号地块。2020年初就曾在上海徐汇滨江豪掷超310亿拿地的香港置地,在今年6月份上海土拍中,联合招商蛇口、徐汇城投,再竞得徐汇区斜土街道地块,总地价约47.33亿元;2021年12月,香港置地还分别在重庆、成都摘地。同样大手笔拿地的还有嘉里建设。该公司在2021年初摘得了浦东新区一宗商住办综合地块后,又在2022年初斥资超133亿元获取了上海黄浦区核心地段的商住办地块,毗邻外滩、豫园、南京东路步行街及人民广场等上海地标。加快的步伐不仅体现在投资拿项目上,还表现在开发和入市的节奏上。过去的港资以慢开发闻名。20世纪90年代起,以恒隆、新鸿基、瑞安房地产为代表的港资开发商便开始陆续进入内地市场,但30年过去,不少港资在内地建成并开业的项目不算多,开发周期颇长,太古地产在上海、广州开发的两个太古汇,周期在10年及以上,目前开业的商业项目仅有6个;李嘉诚旗下的长实集团则多次陷入“囤地”风波。如今的港资则加速明显。太古地产2021年签下的上海张园项目,第一期预计于2022年第四季度开业;刚官宣三亚项目,则预计于2024年起分阶段落成。有曾在太古地产工作多年的业内人士感叹,“太古也快起来了”。同样地,2021年4月在广州番禺竞得一宗地块的新鸿基地产,在当年底便动工,并预计2025年起逐步落成。另据第三方研究机构克而瑞观察,部分港资开发商的开发模式也发生了变化,例如新世界发展在住宅销售领域调整了买地策略,倾向于在二三线城市购入规模较小不需要长期发展的土地,以缩短发展周期,加快周转速度。“以擅长慢周期开发闻名的港资房企,主动拥抱快周期开发模式,无疑是因地制宜,在内地多年的发展中学习到的经验,能有效减轻企业资金链的承压。”上述机构指出。有意持续加码内地港资开发商在内地开疆拓土的关键背景之一,是过去以规模为导向的内地开发商接连陷入债务危机,将自救作为核心要务。2021年下半年以来,曾经狂奔猛进的房企基本暂停了新增投资。克而瑞统计显示, 2022年以来,投资“暂停”的企业超过30家;9月份,超过七成50强房企无投资的动作。这在一定程度上给港资创造了更多空间。“目前投资机会还是比较乐观的,项目选择空间比较大,竞争也相对小。”克而瑞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总监朱一鸣表示。能在当前把握住机会的关键在于,港资开发商对经营收益、财务稳健和现金流的注重。据各家港资披露的截至今年6月末的财务数据显示,新世界发展可动用资金高达1050亿港元,其中现金及银行结余约622亿港元;新鸿基地产的银行存款及现金超200亿港元。同时,很多港资房企的杠杆率处于极低的水平,据克而瑞,嘉里建设、新鸿基地产在2021年末的净负债率低于20%,恒基兆业不到25%,而太古地产的这一指标甚至不到5%。在克而瑞看来,港资房企如此经营风格的成因,一方面是金融危机的经历,使得存活下来的港资房企普遍偏向更为谨慎、保守的经营策略,另一方面则是港资房企多数是以家族企业的模式发展,其管理层整体的经营逻辑和对风险的认知,表现为更追求家族财富的世代稳健增长和企业的长久发展。即便是在扩张速度明显加快的当下,港资开发商在现金流方面仍保持着较强的管控意识。以嘉里建设为例,其获取的上述超百亿上海黄浦商住办地块,在选择之初就做了初步的资金流预测。该公司管理层表示,在城市更新、商业、办公等业态之外,地块包含了一部分住宅,能够“对长短中的资金流有比较健康的调节”,形成持续的收入。“正是基于这样的长期经营目标,港资房企在偏好开发并持有内地核心一二线城市的投资物业和商业地产项目,以获得更好的现金流表现和长期稳定的投资收益。”上述机构指出。在上海,无论是新世界的K11,还是新鸿基旗下的国金中心、itc,抑或是香港置地正在开发中的徐汇滨江西岸金融城,皆是核心地段的标志性建筑;太古地产在北京、成都打造的太古里,武汉、昆明的恒隆广场等,也都是各地的潮流地标。一位在港资有多年工作经验的内部人士认为,在内地开发并运营持有型物业方面,港资开发商实则具有先天优势,“和其他外资比,港资了解内地行情,如果和内资比,港资起步早,在商业运营和操盘能力上有经验积累以及品牌资源的累积,内地开发商基本上是在改革开放后才起步,在很多层面上会弱于港资”。尽管当前很多内地开发商的设计等能力已接近国外的水平,“但商业是看资源整合、长期运营能力,如租户的组合设计、国际品牌的招商能力等,”他续称,“很多国际品牌进入中国的试验田第一站就是香港,港资因此有了得天独厚的优势。而内地开发商在这个领域的号召力较为欠缺,或许能吸引到已进入中国市场的品牌,但在吸引亚洲首店、内地首店上则不一定。”天时、地利之余,港资开发商将真金白银持续投入内地市场的核心逻辑,实则仍是对内地市场的看好。嘉里建设时任董事会主席黄小抗多次表达对内地经济的看好,2022年初时提及,国内外经济、疫情的形势客观上较为严峻,但行业在政策的引导下朝着健康的方向发展,“整体来看,今年或是今后房地产的情形,包括内地、香港,都应该往比较宽松或者是比较健康的趋势发展”。恒隆地产董事长陈启宗在2022年的中报致股东函中表达了对世界局势、经济前景与营商环境等的忧虑,但“放眼未来五至十年或很可能更长的一段时间,中国仍会像现在那样,是最佳的投资地之一”。抛出了千亿投资计划的太古地产同样抱有信心。“自上海和北京相关措施解除以来,我们看到稳步的复苏,并认为下半年将继续复苏,”该公司管理层指出,“我们仍然非常致力在内地市场投资,主要是一线、新一线城市的零售项目,内地项目前景依然强劲。”

微软谷歌脸书三巨头,惨、惨、惨-云业务-财年-总营收_网易订阅

微软谷歌脸书三巨头,惨、惨、惨|云业务|财年|总营收_网易订阅
解释最新科技进展,报道硅谷大事小情科技巨头们的财报,一个雷爆得比一个大。文|Juny 编辑|VickyXiao硅谷“地震”了。这个地震,不止指的是昨天上午以圣何塞为震中发生的5.1级地震,更是三大巨头的惨淡业绩和股价表现:美股市场,正在因为硅谷科技巨头们一个接一个表现不佳的三季度财报而猛烈震动着。截至当地时间周三,微软、谷歌、Meta三家公司已经相继发布了最新财报数据,结果显示,三家巨头的业绩表现相较于二季度继续恶化,分别刷新近几年的最低营收增速,净利润集体大减,各分项业务也显现出了不同程度的疲软。盘后财报发布之后,谷歌、微软盘后股价飞流直下跌幅超过6%,Meta更是再次暴跌近20%。此前,在最近美股市场的持续低迷之下,很多投资者都把增长希望寄托在几家巨头身上以期提振信心。但目前看来,别说救市了,不疯狂砸盘就算好的了。|Meta再次“自由落体”:净收入同比暴降52%,元宇宙业务不涨反跌其实在昨天微软、谷歌表现不佳的财报揭晓之后,在今天的交易时段,Meta就已经被“吓到”大跌近6%。但当业绩真正揭晓之后,大家才惊觉这6%的跌幅仅仅只是前菜而已。今日美股盘后,Meta股价大跌近20%,全天跌幅累计超过了25%,单日市值再次蒸发超80亿美元。Meta盘后股价暴跌,图片截自于Robinhood那么,Meta此次的财报透露出了什么样的信息,让市场再次信心暴减呢?财报显示,Meta三季度营业收入为277.1 亿美元,略高于分析师预期,但同比下降4%,并继续环比下跌;日活用户19.8 亿、月活用户29.6 亿,分别与市场预期持平和略高0.2亿。虽然从这两个关键营业指标来看似乎还不至于差到离谱,但问题在于,在营收不增长甚至下跌的情况下,Meta的成本支出正在大幅扩大,导致利润率持续下滑。上个季度,Meta 的成本和支出为221 亿美元,同比增长了近19%。因此也导致其净收入从一年前的 91.9 亿美元和每股收益3.22 美元,暴跌52%至本季度的44 亿美、每股收益仅为 1.64 美元,远远低于市场了预期。Meta三季度营收及利润增长情况,图片来自Meta财报更要命的是,这样低营收、高成本的趋势还会继续扩大。财报会上Meta表示,预计第四季度收入将在 300 亿美元至 325 亿美元之间,将连续第三个季度下降,同时还低于了分析师预计的 322 亿美元。但同时, 2023 年全年总支出将在 960 亿美元至 1010 亿美元之间,远远高于2022 年预计的850亿美元。从分项业务来看,Family apps的广告营收明显疲软,出现了同比小幅下跌。而备受关注的元宇宙部门Reality Labs的营收不仅没有增长还出现了大幅下跌。财报显示,该部门收入相较于去年同期下降了近一半,从5.58跌至 2.85 亿美元。但亏损则几乎增长了一半,从去年同期的 2.63 美元扩大至 3.67 亿美元。看到Reality Labs这个数据,相信大家心里都是问号。烧了超百亿美元,请问Meta这元宇宙的钱究竟都砸到哪里去了?在财报会上Meta表示:“我们预计 Reality Labs 2023 年的运营亏损将同比大幅增长。在 2023 年之后,我们预计将加快 Reality Labs 的投资步伐,以实现从长远来看增加公司整体营业收入的目标。”截至今年本季度, Reality Labs 业务已经累计损失了 94 亿美元,目前看来,Meta押注的元宇宙仍然还是一个无底洞。今年以来,Meta“四面楚歌”的境地正在不断加剧,相比其他巨头更加腹背受敌。先是受到了TikTok崛起和苹果隐私新规的挑战,导致赖以生存的在线广告业务受到猛烈冲击;紧接着孤注一掷豪赌元宇宙,近一年过去了仍然毫无起色反而成为了“吞金兽”;现在又受到经济下行大环境的影响,让本已焦头烂额的Meta再次雪上加霜。Meta三季度分部门营收情况,图片来自Meta财报面对充满不确定性的前景,Meta目前将势必紧衣缩食过好过冬准备。在此次财报会上Meta明确表示,在接下来一段时间,Meta将仅投资于公司的最高优先事项,并将大幅缩减其他团队员工人数的增长。都说信心比黄金重要,但Meta今年这一个接一个的财报,无疑是在给市场信心一次又一次的重击。|微软:营收增速降至5年最低,Azure已连续两季度低于预期看了风雨飘摇的Meta,让我们再来关注下一向稳健的微软。昨天美股盘后微软发布了2023财年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微软本季度营收为501.22亿美元,同比增长11%;净利润为175.56亿美元,同比下降14%;每股收益为2.35美元,上年同期为2.71美元。虽然营收和每股收益都略高于了市场预期,但相较于去年同期,各项关键财务指标都出现了超过10%的下降,而其营收甚至创下了自2018财年以来最低增长记录。图片来自CNBC从分项业务来看,虽然本季度微软各项业务都基本达到了市场预期,但也都是刚刚过及格线的水平,并没有什么亮眼之处。其中,主要包括Office软件的生产力和业务流程部门营收为165 亿美元,同比增长 9%,包括Windows、Surface设备和Xbox等业务的更多个人计算部门营收小幅下降至133亿美元。对于市场尤为关注的智能云业务,本季度则成为了导致微软股价大跌的一个主要因素。智能云营收为203 亿美元,同比增长 20%,虽然整体基本符合预期,但Azure云计算服务的营收增速放缓至35%。要知道,从2020年开始至上一个季度,Azure的增长一直保持在45%以上。虽然此次微软表示营收下降很大程度是因为汇率因素的影响,但据计算,即便是按固定汇率计算,Azure的营收增长也仅为42%,仍然不及市场预期。财报发布后,微软股价罕见大跌接近7%。而就在本月,微软也正式宣布了1%、涉及超千人的裁员。根据微软在财报会上透露出的信息,目前看来这样的疲软短期内还会持续。图片截自谷歌由于微软有近一半的营收来自海外市场,而美元汇率近期的强势走势让微软的海外营收收到了很大影响,微软预计汇率因素将造成全年销售增幅下降5%。此外,能源价格大幅上涨增加了提供云服务的成本,也会继续削薄云业务的利润空间。|“血崩”的谷歌:净利润同比暴跌26%,增速跌回2013年最低水平在上周Snap的财报暴雷大跌近30%后,大家都对那些靠广告为生的科技公司们感到忧心忡忡。事实证明,Snap业绩的大幅下滑并不是个例,而是整个在线广告市场都在此次经济下行周期中受到了重创。谷歌的三季度财报显示,该季度谷歌营收为690.92亿美元,同比增长6%;净利润为139.10亿美元,同比下降26.5%;每股收益为1.06美元,同比下降24.3%。不仅几乎各关键指标均低于华尔街预期,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谷歌6%的营收增速相较于去年同期的41%的增速可以说是骤降,同时这个数据也是剔除新冠疫情爆发时期后2013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谷歌三季度财报情况,图片来自于谷歌从关键的广告业务来看,其增长幅度明显低于了市场预期。其中谷歌搜索及其他业务第三季度营收为395.39亿美元,仅同比极小幅增长,而此次广告业务中另一重要问题是YouTube 的收入不增反降,录的收入70.7 亿美元,远低于预期的 74.2 亿美元。相比之下,此次其他两项业务的表现还算看得过去。其中谷歌云录得 69 亿美元的收入,高于了市场预期的 66.9 亿美元。The other bets业务也有了一些起色,营收增长到了2.09亿美元的同时亏损也小幅收窄。但由于这两项业务占总营收的比重太小,所以并没能力挽狂澜。财报发布后,谷歌今日股价一度大跌超过9%,刷新了今年以来单日最高跌幅纪录。实际上,从谷歌此前所放出的种种略显“狼性”的讯号中,我们就能大致读出本季度的业绩不会太好。9 月,皮柴就放话表示他希望将公司的效率提高 20%,并且不排除裁员和削减产品。紧接着谷歌就取消了今年新一代 Pixelbook 笔记本电脑的发布计划,同时直接关停了谷歌内部孵化器Area 120 的部分项目。就在上个月,此前谷歌曾花费了大量人力和财力开发的线上游戏服务平台 Stadia也被宣布关闭。而从本次财报会上释放出来的消息看,接下来一段时间,谷歌的“狼性”氛围应该会有增无减。截至三季度末其全职员工总数约为 18.68万人,而去年约为 15万人。皮柴表示,随着接下来公司“专注于减缓运营费用增长”,第四季度的员工的新招聘员工人数将“大大低于”第三季度,减至不到第三季度新增人数的一半。此外,按照此次会议透露的信号,谷歌人员缩减的趋势还将继续到明年。皮柴表示:“我们放慢招聘步伐的行动将在 2023 年变得更加明显。FactSet 的数据显示,此前华尔街分析师此次对美股三季报盈利预期全面下调,是自2020年疫情爆发以来最大的一次下调。但即便是下调之后,很多公司的表现仍然不及格。本周,除了以上三家公司之外,亚马逊和苹果也将很快揭晓业绩。本季度,巨头们究竟是全军覆没,还是有人成功在寒冬中突围,我们拭目以待。注:封面图片来自推特 , 如果不同意使用,请尽快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删除。2)分享到你的朋友圈和群里3)赶快关注硅星人吧!关注硅星人,你就能了解硅谷 最新的科技进展和湾区的大事小情,变身最in技术潮人